《雍正王朝》中四爷为何敢对大阿哥的门人李淦     DATE: 2020-02-13 11:26

《雍正王朝》中四爷为何敢对大阿哥的门人李淦下手?

导读:在四阿哥胤禛在江南筹款赈灾期间遭遇到任伯安等人的抵制迟迟打不开局面,大阿哥的门人李淦就是四阿哥敲山震虎的那座山。李淦不但是大阿哥的门人也是包衣奴才,无论是从国法还是家法来看李淦的行为都属于罪在不赦。国难当头李淦不理会钦差传票顶风作案,于情于理都交代不过去。所以要四阿哥胤禛按照家法整治李淦,谁也不能说不对。再说四阿哥早就想好了对付任伯安等人的套路,枪打出头鸟之后即将对任伯安等盐商富户使出霹雳手段。




康熙四十六年黄河泛滥,国库存银不足不得不派四爷胤禛、十三爷胤祥前往江南筹款赈灾。所谓筹款只能是让江南富户捐款来赈济灾民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富庶的江南吸引了各阿哥们的目光,纷纷在江南安插人员上下其手。江南盐道那是八爷党的小金库,池州知府李淦是大阿哥的门人。这些人都没有把钦差的到来当回事,不想捐款。如果说任伯安等官员虽然不想捐但是在钦差四贝勒面前还可以虚与委蛇,而池州知府李淦自持是大阿哥的门人居然硬顶不见钦差。这就是作死,连这点宦海的敏感性都没有不知道怎么做到知府的?




枪打出头鸟,合情合理的收拾李淦敲山震虎

由于江南富庶,这里的官员都是有背景的。不是背靠皇子就是宗亲,所以如果四爷胤禛和胤祥想不得罪人就凭空变出200万两银子根本不可能。果然任伯安代表的扬州官场与四爷胤禛因车铭、田文镜的问题决裂,直接无视钦差直接退场。


不但如此任伯安和官员、富商串联抗拒大量捐款,只打算捐几百两走走形式。甚至名言“我们背后有朝廷,有八爷九爷。其他的人是这个”。这是明显自持背景,串联起来不配合钦差。




如果说任伯安等人跋扈嚣张,但是毕竟事事都能勉强交代过去。无论是迎接钦差还是捐款都从明面上过得去,但是大阿哥的门人池州知府李淦就属于没脑子。面对钦差的传票居然硬顶不来迎接钦差,而且对于捐款消极懈怠不予配合。钦差是什么角色?如朕亲临,也就是说代表的是皇上;再说四阿哥胤禛、胤祥都是皇子,哪个角色也不是李淦所能抗衡的。别说是他就是他的主子大阿哥也不会像他这样没脑子。所以情商低下的李淦就必然成为枪打出头鸟的那只鸟。被任伯安顶撞已经恼火的四阿哥,整好借整治李淦来个敲山震虎让他们明白背后的主子是保不住他们的。




论私情胤禛代大阿哥行家法

PS:老九给任伯安的密信中让他们对抗钦差不要捐款,如果胤禛把信交给朝廷无论是老九还是任伯安都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在老四胤禛截获老九给任伯安的迷信后,就打算以此逼迫对方就范。而在这个场合来处置目无法纪的池州知府李淦是在合适不过了。


当李淦被带来的时候还张口大千岁闭口本主的嚷嚷,结果被钦差胤禛一顿发作不敢说话了。胤禛这番话说的非常厉害,直指李淦的心底。同时在旁敲侧击警告任伯安等有同样心思的人。


“我们都是皇子,一父同体一朝为臣。不用提前商量都知道处处以朝廷大局为重。你作为朝廷命官熟视无睹,连本钦差发的传票都可以不理不睬。你是要把耽误朝廷捐款赈灾的过错都推到大阿哥身上是不是?你是想害了大千岁还是想挑拨我们皇兄弟之间的关系”




这头按家法整治李淦,直接抽30鞭子;那头老十三拿出秘信直接威胁任伯安“只要你捐和在做的盐商都捐,那么这封信我自然会还给你”。也就是说任伯安就得20万两,其他人估计不能低于这个数。在场的盐商划拉了200万两,就已经够了赈灾的金额了。





小结:


无论是从官场地位还是家法,作为钦差和皇子的胤禛都完全可以合理合法的碾压违法的池州知府李淦。更何况无论从公私两面看,李淦做的都不地道。




我是历史纵横帝,欢迎您的关注;如有瑕疵,劳烦斧正。